考古|遗址公园“热”了,期待考古专业也能“冷转热”

【 考古|遗址公园“热”了,期待考古专业也能“冷转热”】■本报采访人员 储舒婷
三星堆、海昏侯、南海一号沉船等考古发现屡屡引发全民关注热潮,此前“科技含量最高”的三星堆遗址发掘,也展示了“中国气派”的现代考古学发展。我国拥有5000多年历史和丰富的文化遗产,如何让文化遗产更好地“活”在当下,亟待考古、文博等冷门专业的人才培养跟上旺盛的文化需求。
日前,上海大学成立国内高校首个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院,中国文物学会会长、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担任该学院的名誉院长。这位故宫“前掌门”在线带来的“院长第一课”——《中华文脉与文化自信》,吸引超过155万人次直播观看。
“中国已成功申报56项世界文化遗产,是全球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国家。一直以来,我们不缺文化资源,缺的是人文关怀。”单霁翔从我国1985年加入《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》、1987年成功申报长城、敦煌莫高窟等六项世界遗产讲起,回顾了一次次文化遗产的抢救行动,以及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保护态度的转变。
这座遗址公园的观众,七八成是年轻人
中华文化遗产丰富,文化基础得天独厚,但在国际上的知晓度仍有待提升。一次论坛上,单霁翔遇到了一位外国大使,对方竟不知中国有五千年历史。于是,单霁翔特意在随后的发言中着重介绍了5300多年历史的良渚古城,以实证展示了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,“最让我感动的是良渚古城遗址,那是五千年中华文明得到实证的地方”。
单霁翔还讲述了这座公园的“诞生”故事。原来,这座考古遗址进行整治之初,几乎属于“被淹没”状态,周围杂乱无章,遍布废品回收站、印刷厂、农田、水塔等,周边群山开山采石,尘土飞扬。经整治,如今的遗址已成为呈现五千年文明景观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,经过复原的粮仓、稻田和水城门等独特的景观,无不还原了当年人们的生活状态。秋收时节,公园还会举办收割活动,吸引不少人携家带口地参与。最令单霁翔欣慰的是,“开园后,每天参观人数众多,其中70%-80%是年轻人”。
良渚古城是一个缩影,单霁翔说,如今,150个考古遗址公园在全国各地铺开推进,很多已建成遗址公园对公众开放,比如汉阳陵、隋唐洛阳城、成都的金沙遗址、长沙的铜官窑遗址等。
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并不矛盾
如何让更多文化遗产“活”起来,从而能更好地在当代传承下去?单霁翔以杭州西湖、厦门鼓浪屿等地数十年的实践说明,“一座历史性城市要保护老城、建设新城,两者才能相映生辉”。单霁翔说,这是建筑学家梁思成的主张,如今正在变成现实。